鄭爽的「毒」,跟父母脫不了關係,一家人相處模式大賞

2021/01/28
 

奇妙愛分享專注於為大家推送各類趣事。奇聞趣事千千萬,小酱這裡有一半!我是編輯小酱。願將各類奇趣、感人的新聞時事、有趣故事同你一起分享!

 

鄭爽人設崩塌,三觀盡毀,被評為劣跡藝人,可以說,她的演藝生涯結束,以往「鮮花著錦,烈火烹油」的人生,也暫時畫上了句號。

借用前男友張翰的一句話, 「你今天所做的好與壞,在未來的某一天,福禍都會來找你的,別急」。

這個世界就是如此殘酷,很多事情都不是突然爆發的,在此之前,肯定有很長時間的量變積累,當質變的一刹那,猶如火山爆發,而鄭爽以及她的家庭,面臨今天的局面,顯然是必然的,為什麼這麼說呢?

鄭爽的童年經歷

用開掛來形容鄭爽的童年,是再合適不過的,她雖然出生于一個普通的家庭,但父母對她的培養可以說是「寒門貴養」,母親對她的期望極大,自己年輕時沒機會成為明星,一定要把女兒培養成明星。

所以鄭爽的童年是在興趣班中度過的,鋼琴、舞蹈等,父母在她身上下的功夫,不亞于郎朗的父母,可以說,別的孩子還在玩泥巴,鄭爽已經在奮鬥的路上了,不但如此,她的文化課也非常過關,童年的鄭爽,還有過跳級的經歷,可以說智商頗高了。

優秀的人生,總是要付出代價,鄭爽四歲開始學藝,五歲就小有名氣,時常登臺演出,在11歲那年,她隻身一人離開父母去了成都,對於一個女孩子而言,從北方到南方,文化和環境的差異,一度讓她非常自卑,也很難融入同學的圈子,還被嘲笑過鄉巴佬,忍受過被孤立。

也許正是從那時候開始,鄭爽的性格發生了變化,敏感、自卑和內向,不願意和別人交流,她的童年在忙碌、讚美、排擠、孤獨、嘲笑中度過,矛盾的心態成就了矛盾的個體,她後來參加的綜藝中,很多人對她的評價極低。

參加《花兒與少年》,是低情商的代名詞,楊洋丟了,她阻攔所有人出去尋找,楊洋回來了,她只是簡單一個「哦」,讓楊洋一頭霧水,覺得「不正常」。

她游離於團隊之外,跟別人零交流,被毛阿敏評價:一開始想要融洽,但後來發現融洽不了,問你問題的時候,從來不正面回答。

參加《旋風孝子》,動不動就哭,把自己悲慘的童年拎出來,質問父母為什麼從小就把自己送到那麼遠的地方。

這樣的情況數不勝數,在綜藝裡嚇得吳尊雙手投降,急忙搖頭擺手「我沒碰」。鄭爽的手剛剛碰到許魏洲,把許魏洲嚇得連忙彈跳起來。在發佈會上,大扇自己的耳光,把旁邊的陳小紜嚇得一臉尷尬。

在跟任嘉倫排練時,獨自在欄杆上精神崩潰,任嘉倫一臉生無可戀。發佈會上搶了倪妮的C位,開心地搖頭晃腦,小S對她的總結,你就是一個假少女,其實心機非常重。

在鄭爽的世界裡,想哭就哭,想笑就笑,被賦予真性情和性格直的標籤,她的一次又一次胡鬧,只要一哭就立馬獲得別人的原諒,所有的錯都是別人的錯,尤其是她著名的三場戀愛,男友都是「渣男」,以至於第二任男友氣得無語,「東北女人挺好的,我搞不定東北女人,請不要再提了」。

好像熱搜已經成為了鄭爽的標籤,每一個跟她合作過的團隊和同行,提到她都是深不可測的表情,一說要與她合作,都先開始膽戰心驚,但她好像也嘗到了甜頭,鬧一鬧瘋一瘋,惹了禍就道個歉,來一波熱搜,帶一帶節奏,片酬又上去了,所以又黑又紅是她的特點,出道12年來,大家也習慣了這樣的鄭爽。

但這次的翻車卻不同,因為她已經觸碰到了底線,大家恍然大悟,原來生命還可以是一種商品,想要就要,想丟棄就丟棄,倫理和道德竟然可以枉顧。

壞人和惡人的區別是,壞人做壞事是明知故犯,但惡人更可怕,他壓根不覺得是在做壞事。顯然,鄭爽就是這樣的人,在她看來,2個生命就只是兩顆卵子而已,都煩死了。她的「毒」跟背後的原生家庭有很大關係。

媽媽的強勢和控制

鄭爽的媽媽有一個明星夢,自己沒有實現,就把夢想加在女兒身上,鄭爽要走的路也被卡得死死的,要走高端名媛范,為此,媽媽辭職專門陪伴女兒,但這種陪伴不是溫馨的,而是嚴格的軍事化管理,換言之,是對女兒嚴格的「控制」。

鄭爽每天忙於興趣班,但媽媽要求文化課也不能落下,功課每門要超過90分,不然就要打手心。可以說,媽媽的強勢,導致鄭爽11歲就要離開家,什麼也不敢跟家裡人說,只能默默地承受。

鄭爽16歲時,被媽媽安排進入演藝圈,可謂出道即巔峰,飾演了楚雨蕁,但這些年,鄭爽的性格從一開始的壓抑不敢反抗,到後來的放飛自我,難道母親一點責任也沒有嗎?

習慣了打耿直牌,說自己是沒有團隊的可憐女孩,事情發生了,父母第一時間想到的是棄養,鄭爽也提到「這兩年一直在想辦法維護我和家人的權益」,什麼權益?無非是人設別塌了,父母不能失去女兒這顆搖錢樹罷了。

一個利益至上的家庭,把女兒當成家庭的中心,童年拼命壓制,成名又百般討好,她的人格教育卻完美地錯過了。

父親的和稀泥

相對于媽媽的強勢,爸爸就是典型的老好人角色,女兒的成長他是一路看著走過來的,但卻沒有做好大框架建設,在妻女面前沒有主見,但他卻頗為自豪女兒給他帶來的榮耀和福利。比如鄭爽外婆生病,鄭爽安排直升飛機和最好的治療團隊,父親就頗為自得地發文,讓大家都知道女兒懂事又孝順。

如此高調地行事,勢必給女兒招黑,有一次鄭父還回應女兒和胡彥斌的問題,兩人已經分手許久,氣得胡彥斌發佈了著名的「糞坑」宣言。

可見,父母跟鄭爽,已經成了共生關係,女兒是金礦,父母依靠女兒又想精神控制,而女兒呢,一邊用金錢滿足父母,一邊又用任性和胡鬧來「折磨」父母,一家人的相處模式,簡直了。

最重要的人格教育,鄭爽缺失了

父母對孩子的愛原本應該是不求回報的,但四歲就為家庭帶來利益的鄭爽,卻讓這種單純親密的關係被捆綁上了利益,所以鄭爽也無法與他人建立親密的關係,她沒有安全感,童年的缺失,終究成了一輩子無法彌補的缺憾。

對生命的漠視,是人格培養的缺失,鄭爽成了「毒婦」,而忽略對女兒進行最基礎家庭教育的父母,也成了「渣」父母的典型代表,當然,他們已經足夠後悔,因為反噬已經來了,但我們,更應該引以為戒,讓孩子學會尊重生命,明辨是非和善惡,這比金錢更重要。

別怪牆倒眾人推,從來都是牆先倒而已。

想要瀏覽更多相關文章?歡迎關注小酱的新粉專奇妙愛分享(點擊藍色字體即可進入),人生漫漫,故事不斷。我們下次再見!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