結婚第二天,婆婆要回送兒媳的金飾,兒媳氣憤離家,結婚證變離婚證

小魚 2020/11/10 檢舉 我要評論

戀愛是兩個人的事,而結婚則關乎到兩個家庭,當一段戀情發展到談婚論嫁的階段,雙方家長便該拿出姿態,給予支援或者否定。通常來說,看到子女找到意中人,父母會倍感欣慰,開始緊鑼密鼓籌備婚事。

結婚是一件非常嚴肅的事情,在籌備婚禮當中,任何一丁點小動作和隱瞞,都顯得對對方不尊重。有困難可以大家商量解決,但是對於已經約定好的條件,務必要去兌現,千萬別抱著生米做成熟飯的想法。倘若言而無信,也就失去了對方的信任,甚至斷送了一樁美好姻緣。

劉琦是個農村姑娘,大專畢業在一家工廠做出納,平時吃住在廠裡,生活過得很枯燥。後來認識男友徐平後,劉琦的生活開始變得精彩,經過一段時間交往,兩人感情迅速升溫,便租了間房子過起同居生活。

徐平雖然是城裡人,但家裡兄弟兩個,家境並不比劉琦家優越。徐平做機修工,月薪40000多塊錢,每月工資發下來他都給家裡匯款一半,哥哥前兩年結婚借有一些外債,父母要求他幫家裡一起分擔。

得知兒子談對象了,徐平父母非常開心,催著他趕緊將婚事定下來。就這樣,徐平請同事替他做媒,兩人一起去劉琦家提親。劉琦父母見小夥子一表人才,腿腳勤快,最關鍵與女兒感情好,於是便答應了這門婚事。

劉琦父母都是忠厚老實的實誠人,從未想過打著嫁女兒的旗號狠要彩禮,瞭解到女婿的家境,他們只是象徵性要了5000塊錢彩禮。唯一的要求是不論面積大小,哪怕按揭,婆家都要給女兒買套房子,畢竟當年徐平哥哥娶媳婦是買了房子,親家對兩個兒子不能厚此薄彼。

在訂婚時,婆家給了劉琦20000塊錢買衣服,劉琦本身花錢精打細算,她只給自己花費幾2000錢買了一套衣服,剩餘的錢,又存到男友的卡裡。

劉琦工作這些年攢了50萬存款,她體諒婆家剛還完大兒子結婚的外債,便毫不猶豫把存款交給男友去買房。為了省錢沒請裝潢公司,公公利用閒暇時間親自動手,房子被裝修得很俗氣,但是劉琦沒有一句責備。

辦婚事有些錢沒法省,比如結婚戒指。劉琦幾個閨蜜結婚買的都是鑽戒,她並不羨慕眼紅,而是覺得與其花那麼貴的錢買鑽戒,不如買黃金首飾保值。所以劉琦只要求婆家給她買一套三金首飾,品牌和克數都無所謂。

或許見劉琦性格好,一直太好說話,婆婆居然開始討價還價,說只買一個結婚戒指就行了,手鍊項鍊不實用沒必要買。這次劉琦沒有答應,她覺得自己的要求並不高,結婚是一輩子的大事,總不能結婚那天脖子上和手腕上光禿禿的,穿婚紗也不協調。

後來婆婆不知怎的想通了,突然說劉琦工作忙,購買三金首飾的事情交由她來辦。一直到結婚前一天晚上,婆婆才神神秘秘塞給劉琦三個首飾盒,劉琦剛想仔細端詳,卻被婆婆一把拿起替她戴上。

誰也沒有想到,新婚第二天,婆婆居然要回送給劉琦的三金首飾。原來這些首飾是婆婆借大兒媳的,說走完過場就還回去。這時劉琦才恍然大悟,婆婆怕她發現首飾不是新的,所以才匆忙替她戴上。

劉琦生氣了,說婆婆不講誠信,做事不厚道。婆婆卻說:「家裡還欠著外債,你用幾萬塊錢買首飾戴身上合適嗎?再說你早就跟我兒子同居,是他的人了,不買首飾,你還不是照樣嫁給他?」

雖然未婚同居是事實,可從婆婆嘴裡說出來聽起來很刺耳,劉琦聽出了婆婆的不屑語氣。一想到因為自己的為愛衝動,而毀了清白,被婆婆看輕,劉琦心裡有說不出來的痛。

首飾的事徐平也知情,卻也瞞著她,劉琦非常傷心,兩人發生了激烈的爭吵。婆婆聽到動靜跑來助陣,劉琦一個人吵不過母子倆,她哭著跑回娘家,婆婆故意晾著劉琦,不給徐平去接她回來。等過了大半個月去接人,劉琦卻堅決不願和他過了,就這樣結婚證變成了離婚證。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